您现在的位置:蛟河科技 > 时尚 > 独家专访亚投行副行长艾德明:疫情应对措施显示多边机构价值

独家专访亚投行副行长艾德明:疫情应对措施显示多边机构价值

2020-05-21 23:46

  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下称“亚投行”)已于近日开启下任行长选举提名程序。

  根据日程,于2016年1月开始担任亚投行首位行长的金立群即将结束第一任任期。亚投行需要在今年理事会第五次年会期间选举出下一任行长。新行长将于2021年1月16日履职,任期为五年。

  据财政部消息,财政部部长刘昆作为亚投行中国理事,已经于19日正式提名亚投行现任行长金立群为亚投行第二任行长中方候选人。

  后疫情时代,下任行长需要展现什么特质?议程是否会有重大改变?面临着各异挑战的亚投行如何维持优势并调整角色?多边机构如何同心协力?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亚投行副行长兼秘书长艾德明爵士(Sir Danny Alexander)。

  艾德明自2016年2月加入亚投行高层以来,负责接纳新成员等银行治理工作,以及银行股东成员、理事会和董事会的关系等。在加入亚投行前的2010~2015年间,艾德明是英国联合政府的发起人和成员之一。在英国财政部任职高级部长期间,他主导从英国公共部门项目里削减了一千多亿英镑的开支,在公共政策领域经验丰富。

  新行长的选拔公开透明、择优录取

  第一财经:亚投行刚刚开启了下届行长选举的提名程序。随着我们步入充满诸多新挑战的后疫情时代,在这个特殊时期,候选人应该满足哪些条件?

  艾德明:整个选举过程遵循着一套由亚投行理事会批准通过的规则,其中就包括我们想要在候选人身上看到的素质。首先,这是一个亚洲组织,因此亚投行行长必须来自亚洲。同时,我们在工作能力上也有很高的要求。候选人必须要有非常好的领导能力和很高的个人操守。他们还必须非常了解基础设施和其他开发领域的挑战,也需要对亚洲有丰富的经验,因为这些是亚投行的工作重点。

  第一财经:下一任行长的工作会不会因为新冠病毒危机而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艾德明:我认为这取决于每一任行长或候选人自己。实际上,这对于亚投行以及任何一个多边机构来说都是如此,但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清晰明确的战略,也要能够对成员的需求做出回应。我认为,亚投行已经展现出对此的重视。

  我们对新冠肺炎引发的卫生危机和经济影响做出了非常迅速的反应。我们建立了一个50亿到100亿美元的贷款机制,并已经开始向一些需要支持的成员批准贷款。可以说,亚投行在这个困难时期是挺身而出,帮助成员解决困难的。

  第一财经:您近日曾称,亚投行将展现出一个公开、透明、择优录取的过程。亚投行会怎样确保最终的决定是取决于候选人的专业资格而不是政治考虑?

  艾德明:保持选举过程公开、透明、择优录取是非常重要的一条要求。为了确保我们的程序符合这些原则,理事会批准了一套规则,阐述了程序的流程。这些规则是公开的、透明的。内容包括在提名前必须考虑的标准,也就是我刚才提到的业绩记录、经验、诚信度等。因此,在提名前,理事必须考虑到这些要求。

  整个过程也是透明的,我们会公布规则和候选人的情况。在选举之前,理事会有机会与候选人见面并对其询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全面和出色的流程,整个流程的目的是确保理事们获知所有他们需要的信息,以及每个候选人都能被公平对待。

  第一财经: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领导人都是通过配额决定的投票权重来选择的。亚投行是否也是这样?

  艾德明:是的,每个理事的投票权重与每个成员在银行的持股量有关。而每个成员的持股量是和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直接相关的。所以,当我们投票选举亚投行行长的时候,最终人选必须要有75%以上的股份支持。这就意味着,把所有的赞成票加起来,按照投票者的持股比例,必须有四分之三赞成。这是一个很高的门槛。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当选,在上任之前,成员间对其的支持有高度的共识。我觉得,对一家机构来说,从一开始就有这种强大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亚投行角色

  第一财经: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亚投行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艾德明:第一个挑战是,亚投行仍然是一个成长中的机构。我们还在建设我们的员工队伍,还在打造我们的贷款组合。但我们需要更迅速地扩大业务规模,以满足成员的需求,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事实上,我们拨出了50亿到100亿美元的贷款,并且打算在成员需要的时候尽快投入,这意味着亚投行的贷款增长速度比我们计划的要快。

  除此之外,我们还面临着一个所有人共同的挑战,那就是旅行方面的一些限制影响了我们的业务。我们在2月初就已经转为远程工作了。虽然亚投行的工作人员适应良好,这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帮助成员的能力,但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从更广泛的层面来看,这场危机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世界经济。即使各国控制住了疫情,经济影响仍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解决。因此,对于亚投行来说,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一样,我们要确保自己拥有必要的工具和资源来帮助成员完成一个可能较为长期的复苏计划,而不仅仅是短期的支持。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也正是多边开发银行的真正目标所在。

  第一财经:在这场大流行病中,各国纷纷选择单边的措施自我防卫,而非合作起来战胜共同的威胁。在现如今各自为战但缺乏准备的情况下,多边体系如何做到齐心协力?

  艾德明:我认为,每个国家拿出自己的即时应对方案是绝对正常和自然的,因为不同的国家卫生体系不同。而多边体系的原则是将支持和引导那些有需求的国家,特别是非常需要支持的医疗系统较弱的欠发达国家。

  每家多边机构都拥有大量的资源,可以为成员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作为渠道来讲,多边机构的合作情况非常良好,我认为这说明了多边机构的重要性。

  现在世界上有许多重大的地缘政治的挑战。但当各国可以通过强大的多边机构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这有助于确保援助能被分配到需要帮助的地方,而如果只依靠双边协调,这就更难实现。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危机应对措施显示了多边机构可以将资源送到需要的地方的价值。

  第一财经:我们应该如何评估多边发展组织的成绩?比如该如何给亚投行近期的表现打分?

  艾德明:我认为在评估多边机构时基本上有三个标准。一是它们能够为其成员提供的支持。比如,多边机构是否完成了其必须完成的任务?是否按规定的方式进行了投资?二是关于治理和标准。因为国际机构必须实现高标准的治理,使每个成员感到有机会参与其中,并能在法治范围内有发言权,这一点非常重要。三是,对金融机构来说,确保你能够调动必要的资源来支持你的成员也是非常重要的。

  就亚投行来说,经过五年发展,该机构仍在成长中。我认为对于这三项衡量标准中的每一项来说,我们都显示出了一些可称道之处。我们正在打造贷款组合,包括刚刚建立的这个新的贷款机制,我们也在尽可能地做出应对。

  作为国际社会的一部分,亚投行现在被公认为具有非常高的治理标准,行长选举就是如何将高水平的治理化为现实的一个例子。我们对项目也有很高的要求,在这一层面,我们的工作非常出色。在财务方面,亚投行是AAA评级的机构,在风险管理和财务管理方面有非常完善的政策。

  因此,在这三个指标上,亚投行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但很明显,我们必须在发展中继续努力。

  第一财经:这次疫情会不会推动亚投行扩大其功能,比如增加对医疗基础设施的关注度?

  艾德明:我认为从一定程度来讲,会的,因为我们必须要了解成员的需求。

  我们目前有三个主要的优先事项,我想这三个优先事项将继续成为我们选择投资的核心推动力。一是我们希望支持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为能够应对气候挑战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因为气候是另一个非常需要国际合作来应对的全球性巨大挑战。二是连通性,亚投行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的部分原因就是想要帮助各国更有效地连接在一起,这一点在大流行病后仍和以前一样重要。三是调动私营部门的资本,这一点仍然很重要。特别是在危机对经济产生影响之后,采取措施增加私营部门投资者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的信心,将是未来数月和数年内帮助重启经济和重启基础设施发展的关键。

  同样,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对许多国家来说也很重要,我相信我们的一些成员对基础设施和医疗卫生基础设施的融资会有更长远的需求。这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第一财经:世界经济仍然前景不明,亚投行会继续引入私营部门的力量?

  艾德明:绝对会的。我们会继续引入私营部门的力量。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目标,即在未来几年内大幅增加私营部门的业务量。我认为,在危机后的复苏期,像亚投行这样的多边银行会寻求调动私营部门的资本,这一点非常重要。私营部门的投资者可以从其多边合作伙伴身上受益,因为后者可以增强其信心,同时帮助推动项目的进展。

  因此,我们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动员私营部门的资金甚至比以往更加关键。

  第一财经:亚投行在4月将其新冠肺炎危机应对资金增加了一倍,达到100亿美元。我想知道,亚投行在落实这些援助和资源方面的优先事项是什么?

  艾德明:第一,我们已经增加了可以通过该项目提供的资源。这个项目的优先事项首先是医疗卫生,比如支持卫生系统以及应急响应能力。我们已经向中国和印度提供了贷款,并且还有其他正在筹划中的项目,重点都放在卫生系统、疾病监测等方面。

  第二,在危机中支持成员的经济恢复能力。我们观察到许多成员都需要得到大量支持,以帮助填补预算或维持某些项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正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紧密合作,以协调的方式为成员提供支持。实际上,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家就能看到在这个领域会拨出更多的贷款。

  第三,是流动性。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金融体系的某些地方,流动性非常紧张。所以我们能做的是提供流动性支持。这三个领域对该项目来说是最重要的,而且我们看到这三方面的需求都很强烈。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